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妙欲藏春纪
妙欲藏春纪
妙欲庵座落空中,下方湖泊澄净,如蓝宝石闪烁,上方月华如水,缓缓流淌。
这片建筑物被神月笼罩,染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在夜空中很是神秘。
叶凡登空而上,有人将他请入一座宏伟的宫阙前,那里立着一位美丽的绝代
佳人,在月华中,几近神灵,似是从银月中坠落下来的仙子,不染人间尘气。
「妙依就这么惹人厌吗?」安妙依微笑,一身雪衣,在夜风中轻轻飘动,似
要乘风而去。
「安仙子魅力太大,我不敢来,怕唐突佳人。」叶凡口不应心。
安妙依眼波流转,浅笑道:「撒谎。」
她一身洁白长裙拽地,将窈窕玉圞体衬托得如同山峦起伏,坚耸的胸姿,纤
细的蛮腰,浑圞圆的玉圞臀,挑不出一丝瑕疵,划出完美的弧度。
偏偏,她气质高洁出尘,在夜月下如同一个精灵,玉容不施半点脂粉,雪白
晶莹,眸如秋水,琼鼻樱圞唇仿佛上天造化神工精琢而成,这样的容颜美的让人
窒圞息。
宫殿中,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云雾缭绕,像是误入天阙中,给人以不真圞
实的感觉。
这是一座寝宫,明珠美玉镶嵌,古玩字画摆挂,一张白玉桌上,珍肴诱人,
美酒芬芳。
「明日将要冲关,你可有把握?」安妙依斟酒,鲜艳红圞唇性圞感,贝齿闪
亮,她纤手持玉杯,交相生辉,同样晶莹。
「我会进四极的……」叶凡微笑。
「大成的圣体已有十几万年未现了,可与古之大帝争锋,那是何等的英姿,
真是让人悠然神往。」安妙依浅笑嫣然,满室流丽,道:「如今,我眼前就坐了
一位圣体,我可要好好观看,细细打量……」
「纵然冲关成功,也不过是圣体小成,如何与大帝比肩。」叶凡笑着摇头。
「那一天不会久远,妙依期待。」妙依乌发飘舞,眸波如水,睫毛修圞长,
肌肤雪白剔透,眉心饰有一颗明月珠,在水晶灯下,交相辉映,高贵、华丽而又
灵动,美的让人窒圞息。
「多谢妙依仙子送我悟道茶。」叶凡举杯相敬。
「妙依只是微尽一分力而已,愿叶兄打破诅咒,一路高歌,将来与大帝争辉。」
安妙依的笑容极其惑人,红圞唇沾酒,艳如流丹。
夜色渐深,月华透过琉璃窗洒落进宫间中,一切如梦似幻。
安妙依不胜酒力,俏圞脸生红,眼波动人,娇圞弱无骨,道:「我要……大
成的圣体……」
叶凡也微醉,调侃道:「我就在这里,你怎么要?」
「妙依是想说,我要大成的圣体……将来为我护道,我也会成为大帝的。」
安妙依一笑百媚生,让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她本就是东荒最美的几个女子之一,甚至被称作东荒第一美圞人,如此绝代
佳丽染酒后,肌肤变得粉红晶莹,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风情。
深夜,他们已不知喝了多少酒,酒杯已坠地,渐渐纠缠在一起。
月影泻地,幻光轻淌,美圞人如玉,青丝随风,流泻不尽风华。
「呵呵……」安妙依甜笑,如银铃一样动听,荡人心旌。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美圞人醉颜酡圞红,白衣似雾,在透窗月光映照
下,一片烟雪迷离。
叶凡轻揽佳人纤腰,隔着薄薄衣帛,软滑犹如腻流,透浸而入,还未真个行
动,已然通体微麻,暖融欲酥。
安妙依霞飞双靥,眸光轻转,如飞萤漫舞,却是将娇圞躯向叶凡方向轻凑,
叶凡会意,一把将她揽上双圞腿,丰滚翘圞臀坐在他股上,碾压之间,顷刻便教
他美得直欲吸气,那处也将将有了感觉。
安妙依却是觉察到臀圞下变化,俏靥更红,正欲发声,叶凡已持起银亮酒壶,
向自己口圞中倒酒,尔后又向安妙依的性圞感红圞唇圞间倒去。
酒液于佳人口圞唇圞间轻淌,绽放滟滟莹光,月华灯影,交相映照,安妙依
美得好似缤纷梦幻,撩圞动无尽绮思。
一切都很自然,叶凡并不是古板老学究一样的人,无任何拘谨,不怕玫瑰刺
扎手,决定吃掉糖衣。
不远处是一张白玉床,挂着粉红色的纱帐,给人以异样的感觉,两人滚落粉
色暧昧的床榻上。
此刻,叶凡也有些恍若梦中,当年在地球,决然想不到能有如此品级的女子
投怀送抱,此刻却是真真切切。自然,以他内心深处高傲之极的性子,却也不会
真个觉着受宠若惊,乃至甜言蜜语相哄。
红绡乍暖春归去,罗幕轻寒燕双圞飞。
叶凡凝望佳人冰雪玉颊,但觉清艳动人,心魂皆颤,不由贴近首,照着那张
鲜红如丹朱的红缨檀口,吻了下去。
呜呜……安妙依宛转轻吟。
方才去了几分酒意,但如潮涌来的快美,又让她浑身瘫圞软,不知所之。
两人口圞唇相接,安妙依的樱桃小口被完全挤在其中,把空气压个干干净净,
不留一丝缝隙。
轻吸慢吮,一股细微的电流,自两人相接之处,传递开来。叶凡趁她迷茫,
将安妙依轻轻束紧,胸前那对凝玉高圞耸顿时被紧压住,犹如水晶胎似凝半凝,
一阵颤磨,惹得两人均是心跳加剧,安妙依更是咿嘤不止,瑶鼻息息如火,尽喷
在叶凡面颊之上。
叶凡在她晶凝的唇儿上舔圞吮一阵,觉着安妙依身躯发圞热,当下一振舌条,
声带发力,便自安妙依双圞唇圞间钻入,在牙龈上如刷儿般拨扫,不一会,牙关
轻叩而开,叶凡破关而入,与安妙依的香舌纠缠一处。
香圞津悄哺,赤蛇缠圞绵,叶凡时而扯动安妙依舌条,轻圞咬慢舔,时而游
弋上下,在那柔圞滑鲜圞嫩的口腔四壁刮动浅沾,直惹得美圞人双颊流枫,娇圞
躯低颤,喉内轻吟不休。
不愧是妙欲庵的「仙子」,受过调圞教,精于此道,虽然初始有些生涩羞赧,
但她很快便习惯起来,吻技较之叶凡更加熟稔,丁圞香游圞动间,尽是叶凡口舌
绝敏感之处,点扫勾磨,时而日月双悬,时而七星齐会,当真灵巧得飞蜂弗若。
叶凡当初在地球乃是风圞月老手,和李小曼在一处犁庭扫穴,不知玩了多少
花样,后来毕业三年寂寞难耐,交际应酬之时,露水姻缘却也沾了不少,但竟觉
吻技还要输给这美圞人儿,加上玉人舌条实在太过柔圞腻,让他肌骨神圞经都似
要舒服得化了一般,不由心中飞转,醇酒勾烈火。
烈火焚炎,弥漫周圞身,叶凡已不能呼吸,心头乱撞,连调圞情也顾不得,
将胸膛拉开,口圞唇不分,振衣缩骨,衣裳便尽落,随即弹指如电,将安妙依雾
绡衣带弹飞,轻轻一扯,薄如蝉翼的雪衣便飘然而落。
此刻,叶凡才忍痛分开口圞唇,却旋即被无尽春光晃花眼眸——不愧是妙欲
庵「仙子」,连贴身小衣也未着一件,冰肌玉圞体,顷刻尽现眼前!
虽是在石园中透圞视曾见,但终归不如如今这样明彻,而美圞人圞体圞香在
衣衫却后,更是芬芳馥郁,销圞魂夺魄。
男儿目光扫射而下,玉圞肌似雪,冰峰如月,山峦起伏,无一处不美,无一
处不销圞魂,就连那幽谷上的芳草丛也整齐温圞软,沾染点点清露,散发出一种
撩人的意味。
安妙依被男儿望见赤圞裸娇圞躯,俏靥飞红,微微垂首躲避叶凡目光,却是
明白为了日后利惠,献上清白身圞子是逃不了的,只是咬着丹朱芳唇,含羞不语,
青丝映烛,流丽无方,浑身上下闪现着一层淡淡的光辉,肌体嫣红,让人迷乱。
叶凡微微一笑,道:「仙子可想好了?」
安妙依羞意稍去,眼绽媚霞:「小男人,何必明说呢?」
嘿嘿一笑,叶凡指风弹灭烛火,早已昂然的长龙没有丝毫含糊,犹如分水利
剑,杀进辕门中去。
「啊呀!」
一声杜鹃泣血般的惨鸣,响在室内。
本就是安妙依有求于他,叶凡对安妙依也没有任何感情,故而并未抚圞慰一
番,便急急杀入。安妙依虽然出自风圞月之地,但终归是处子开圞苞,被荒古圣
体镔铁一般的行货捅圞进来,自然疼痛难耐,竟点点落下泪来。
叶凡却是龙入大海,温圞软紧圞窄一起上来,金刚杵顿时被麻翻,快活得无
以复加,狠狠一枪,便搠到花底,顿时溅得白水飞漫。
他却是奇异,安妙依身量虽不如秦瑶那妖精那样修圞长,却也是高挑身材,
如何膣内会这般浅?但以这阴圞精美坏根子的品次来看,其穴必然是名圞器,究
竟是……
叶凡心思电转——莫非是那「羞花闭月」?他当初与庞博无聊在寝室中圞共
同钻研《肉蒲圞团》《金圞瓶圞梅》等先贤大作,便曾翻到此器介绍。
羞花闭月此器甚浅,最美处不在花底,而在花径中圞央,玉穹窿这藏精之处,
才是菁华所在,一旦长剑侧挑而入,阴阳不漏,穹窿美吸,快活得教人似要死上
千万回。
叶凡待要调转枪头,直取穹窿美窝,但瞥见佳人眼角清泪,又不由心头抽圞
搐,暗生怜惜,伸出双手,在安妙依后背上轻轻圞抚圞弄,捻揉不绝,但感肌肤
柔圞腻如丝缎,温圞软沁入心怀。
安妙依破圞瓜之痛已过,花容方缓,媚圞态更生,叶凡这才将铁杵自莲华深
处轻退,细细感受品味着与道道褶皱环纹摩圞擦的快圞感,时粗时细,水火交融,
从龙首包圞皮至根底兜囊,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快活。
退了约莫三分之一,叶凡遂改抽退为横挑,如黄蜂嗜蜜,在一片繁华中徐徐
搜寻,忽然便觉灵龟前方一陷,心中一震,顿时陷入一个绵滑柔圞软绝难分说的
境地。
吸力如潮,直透龟眼,教叶凡差点顷刻便丢,他明了这便是那「玉穹窿」,
暗喜万分,觑着美圞人玉容也自生春,知道她也变快活起来,便不再怜惜,闭锁
了精关,刺斜里发力猛捣。
安妙依虽是妩媚撩人,却比不得有经验的秦瑶,实着也不过是个刚满十八的
少圞女,较姬紫月也大不了多少,如今初尝此味,便被男儿寻觅到花房最美之处,
不由胀酥万分,娇圞躯乱抖,香汗淋漓,当真是销圞魂蚀圞骨,小圞嘴耐不住轻
轻翕张不绝,待要高声呻圞吟一番,却又有几分羞涩,脑子却是被绝世的快圞意
几乎弄昏过去,潮来圞潮去时分,望着搂圞抱着她的清秀少年面容,竟似真有一
缕情丝飘飞,缠绕过去一般,当真是中心栗六,其乱如丝了。
叶凡虽不知美圞人心中所想,但觑着她似喜还羞,神色时变,媚霞满面,月
光之下,更添撩人之色,不由微微一痴,随即龙枪越发卖力攻伐起来,双手却越
发温柔,自安妙依绸缎一般后背滑圞到她臀圞丘之上,轻捻慢挑。
安妙依被前后交攻,再难催持,终于松开咬着下唇的编贝,低吟起来,无边
香风更是自毛孔中散发而出,薰得叶凡心魂飘荡,神思飞扬,如升九天仙阙之上。
随着叶凡在蛤中九圞浅圞一圞深,进退得圞法,挑圞弄膏腴,美圞人膣中蜜
露也是流淌不绝,尽汇聚在玉穹窿之内,如聚水成泽,将龙首泡在其中,四面八
方,尽是无上宝浆滋圞润,当真要酥坏过去。
这般快美之下,叶凡也忘了双手动作,只顾一心冲击花房,又经了上百抽,
安妙依却是不知何时住了呻圞吟,媚眼儿一抛,将芳唇主动凑了过来,叶凡当即
与她再吻一处,顿时上下交接,一种奇异春潮流淌,形成一个微妙的循环。
两人此刻快圞意早都达到巅峰,明白丢刻将至,口圞唇吸圞吮得无比热烈,
似要将对方吞噬一般,下圞体也拼力对撞,安妙依一对凝玉白腿已缠在叶凡腰上,
摈除娇羞,翘圞臀轻耸,款送嫩蕊。
哗!
一道阴圞精之流澎湃而来,打在叶凡龙首,玉人已催持不住,抢先丢圞了。
叶凡遭了这烫,行货猛跳,戳得安妙依芳心都似要爆掉一般,几乎便要分开身圞
子。他却也精关再难守御,金刚杵舞动,化生千万恒河沙,尽入玉穹窿内。
云收雨散,枪退唇分,安妙依莲脸生晕,依偎在叶凡怀中,体圞香似馨兰,
教男儿依旧心动不已。
正在这时,她忽然贝齿一咬,小儿女情态,媚圞态横生。安妙依乃妙欲庵
「仙子」,深知自己体质,也明白玉穹窿藏精之用,心中一颤,急忙运转真气,
将丝丝白浆向外逼去,但见蛤口之处,元红、白水、花圞蜜混成一片浆腻,奔流
而出,别有一番动人意味。
不过这一下来,床单却是被弄得泥泞不堪。只见安妙依素手轻挥,便将染脏
的床单扯下,抛出窗外,顿时化为碎蝶万千,在月光中纷纷洒洒而下,根本没推
动叶凡,玉手幻如飞影,便自床头衣柜中取了一条淡紫色细缎,在两人身下铺得
整整齐齐。
在叶凡耳边轻吹一口气,烫得他耳根发圞热,安妙依一副慵懒模样,柔声道:
「小男人,睡吧……」
叶凡荒古圣体,倒还有再战之力,不过羞花闭月这名圞器堪称吸髓敲骨,消
耗男子体力犹胜别种,他倒也疲累起来,见安妙依已然闭阖星眼,侧眠在他身边,
便也不多计较,闭上双眸,在月辉之下,沉沉睡去。
月辉如水,倾泻而下,素淡朦胧,祥和宁静。
天阙中,早已安静下来,白玉雕琢而成的床榻上,安妙依星眸睁开,玉圞体
横陈,一片晶莹,她发圞丝散乱,娇圞弱无力。
「你该走了……」她伸出一条藕臂,雪白细圞嫩,慵懒地将枕畔人唤圞醒。
叶凡很平静,然而心中却有波澜,不过依然笑了,洁白的牙齿闪烁光泽,看
起来很灿烂。
「急着赶我走做什么?」
「要是被人知晓,你夜宿妙欲庵,风族的人会答应吗?恐怕会找你的麻烦,
风凰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怎会容忍。」
安妙依声音很静,很动听,但却波澜不惊,她美丽得近乎空灵,皎洁出尘,
如谪落人间的仙子,冰肌玉骨,胴圞体雪白滑圞嫩,生出点点光辉。
「风族,他们并未与我订婚呢,我若是冲关失败,他们会弃之如敝履。」叶
凡自嘲。
安妙依帮他轻圞揉太阳穴,道:「我相信你能成功,将来会再现大成圣体的
无上风采。」
「世事难料,如今所有人都在关注,诸多修士皆在等待,聚焦十方目光,而
我却很有可能失败。」叶凡漫不经心地道来,像是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我若是黯然收场,不知如今拉拢我、结交我、宴请我的人会做如何感想?
我想所有人情都会冷漠相对吧。」叶凡拈住她一绺乌黑光亮的秀发,绕在指端。
「你真的没有信心?」安妙依静静地看着他,美眸深邃如星空,容颜绝美,
让人窒圞息。
「光靠源我多半进不了四极秘境。」
叶凡平静道来,而后回头看向她,笑了笑道:「我如果失败,你会怎样?」
「走啦,小男人,不要多想了,你该离开了……」安妙依不答,动人的胴圞
体光泽点点,轻轻推叶凡起身。
「我怎么感觉反过来了,你很洒脱,不断赶我离去,根本不在乎。」叶凡笑
道。
「曾经拥有,何必在乎天长地久。将来你若是成为大成圣体,为我护道就足
够了。」
「你倒是看得开。」叶凡指尖轻绕她的秀发。
「你不要以为很容易,到了那时,可能会举世皆敌……」安妙依轻笑。
「这么严重?」叶凡惊讶,而后很认真的盯着这张绝色容颜,道:「我真的
冲关失败呢?」
安妙依眸中闪过一抹惊人的光彩,道:「若是那样,我将在万丈红尘中堕圞
落,直到有一天,我成为大帝,然后斩杀尽所有与我有关的人,洗涤我一生的荣
辱沉浮……」
「不用这样吧?」叶凡怔怔地看着她。
安妙依轻笑,抚圞摸圞他的脸颊,道:「所以说,小男人你为了妙依你一定
要冲关成功,你也不忍心我在红尘中堕圞落吧……」
「那你要对我有信心,月圆之夜不成功,还有机会呢……」叶凡言有所指。
安妙依摇头,美眸迷离,性圞感红圞唇鲜艳,竖圞起一根玉圞指,放在他的
唇上,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妙依真的等不起。」
而后,她满头青丝垂落在叶凡的脸上,低头看他,甜甜地笑了起来,道:
「小男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然妙依会第一个杀你哦。」
「失败的话,你会杀我?」叶凡环住她纤柔光滑的小蛮腰,怔怔的看着她。
「是的,你可不要让妙依失望哦。」她笑容很甜,胴圞体在月辉下晶莹闪烁,
一道道弧线完美无瑕。
「那还是让我先杀掉你吧……」叶凡将她拉进怀中,而后翻身覆在这具如象
牙一样雪白晶莹的完美玉圞体上。
「小男人……起来……你该走了。」安妙依推拒。
两人不着寸缕,叶凡轻车熟路,轻圞松便寻到花谷入口,电光火石般杀入,
生生止住安妙依言语,代之一声嘤咛。
「还早呢。」
叶凡意味深长地一笑,眼中精光闪动,却随即化为迷醉神色,抬高后身,双
手攀上一对雪峰,肆圞意抚圞弄。
安妙依平日里清美如仙子,酥圞胸却是丰圞满异常,从未被人开发过,便已
和妖精秦瑶不相上下,叶凡一手都抓不过来,只是窝着手心,樱桃儿正揉在掌心
最敏感之处,教两人都酥圞软到极点,神圞经似要绷断一般。
丽人上下皆美,矜持神色早被无上快圞感冲得烟消云散,虽是凝露晨花一般
的面颊仍旧绯红满满,呻圞吟却渐渐自细如蚊鸣放大开来,萦绕在叶凡耳畔,靡
靡动心绝魄。
叶凡听着耳畔娇啭,似喜似嗔,如泣如诉,百种意味,其中沉浮,单是听着,
便要魂儿飞星天之外,要碎成万点尘烟,若非这样极品丽人,又受过妙欲庵的高
端调圞教,怎能有这样勾圞魂的宛吟?
此时,他玉杵也早已探圞入穹窿里头,底下名圞器倏然间一缩,将龙首裹得
严严实实,蜜水汹涌,成了十面埋伏势头,烫得叶凡爽利无以复加,当下娇圞啼
在耳,玉圞乳在手,枪挑美圞穴,腿夹绵股,眼观花容,鼻品奇香,叶凡五蕴六
识,皆被牵动,心意魂魄,一起颤圞抖起来,神圞经肌肉也淌着无尽烈火奔流。
若非体质异常,又修圞习过顶级古经,恐怕他此刻便要丢一个天昏地暗。
不过叶凡怎肯在美圞人面前丢脸?咬咬牙,强行闭锁精关,左手在玉圞乳之
上,改揉按为挑捻,食指中指夹圞住红樱,来回厮圞磨,右手则是离了雪峰,自
安妙依身下插圞入,在凝雪样大圞腿上下,肆圞意抚圞摸。
这一下挑圞弄,融合了叶凡作为现代人批风抹月的海量经验,又融入了武道
中运用真气的手法,当真非同小可。
安妙依只觉一股电流从乳圞首麻下,电到全身,魂儿一飘,脑海顿时发昏,
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欲沉沦在茫茫欲海当中,教男儿弄得她死去活来,花谷里又
是蜜水飞圞溅,烫得男儿肉杵更生生涨了一圈。
叶凡毕竟没有修圞炼过双圞修圞法圞门,虽然经验老道,终不如安妙依熟谙
此中之道,何况名圞器阴圞精,异常爽利,上半夜安妙依新瓜初破吃了亏,此番
叶凡却是再催持不住,灵龟猛震,便要丢将出来。
他却是不肯服软,灵机一动,雪白牙齿在嘴唇上一咬,暂时止住射意,在安
妙依丝缎一般大圞腿上享受的右手则是轻轻一弹,指腹已然摸在后园褶皱之上。
「吖!」
安妙依那处骤然被袭,芳心惊眩,欲挣扎却没了力气,心魂不定下,玉宫一
颤,花房收缩,阴圞精便如潮滚滚而下,大丢一番。
叶凡却是收回了指头,后圞庭他并非没玩过,当初李小曼和他恋到清热之处,
他又看了几部东瀛艳片心思发圞骚,便半哄半用强地要了李小曼那地儿,着实是
紧圞窄快活非常。不过,面对安妙依这样清艳无方的人儿,虽则没有真感情在,
他却也不忍心真玩了那里。
不过,安妙依丢泄之时,娇圞躯抖如筛糠,穹窿也紧缩如收网一般,连蜜水
都被丝丝挤出,涂得结合处、芳草丛一片泥泞,叶凡却也再耐受不住这样快美的
吸力暗劲,阳流似箭,尽入膣腔圞内里。
云收雨散,安妙依缓过气来,又运气逼出浊浆了一番,换了条床单,两人才
相拥而眠。
黎明时,叶凡离去。

【完】